产品分类
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寒江博彩堂正版资料 > 梁冬:所以这就是经方啊

梁冬:所以这就是经方啊

时间:2017-05-02 10:42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梁冬:所以这就是经方啊!你刚才讲的健康几个标准:睡眠啊、手脚冷啊、冷热啊,然后呢

倪海厦:对!如果太太们,如果你担心你的小孩子身体健康不健康,理由很简单,你晚上的时候,看他他怎么盖被子的。天气怎么冷或者怎么样,他脚永远露在外面,这个小孩子都是健康的。

梁冬:所以啊这个:为人父母者不学医是为不慈,为人子女者不学医是为不孝!小孩子一般就是血癌。倪海厦:有的得脑瘤。

梁冬:脑瘤。这两个原因都是什么呢?

倪海厦:小儿麻痹疫苗造成的。非常多的疫苗实际上是不必要的。所谓疫苗这种东西,实际上是拿死的病毒,再注射到人的身体里面去,希望产生一些抗体。或者一些病毒,就好像天花等病毒,它经过流入身体里面以后,经过动物以后,它的毒性会下降。还是活的,但是它毒性下降。这时候再注射到人体里面去。西医认为人体会产生抗体。实际上人体不需要经过这个阶段,人体本身就会产生抗体。所以1914年那时候,大流行的感冒,那个时候得到感冒的人没有死,就是得到抗体,到现在还存在。那,你现在打下去,甲流的抗体,或者一段时候,一个月两个月甲流病毒变种了,你又要新的疫苗。所以疫苗打下去,不但没有用,反而产生抗体的系统会受到伤害。

梁冬:那为什么老年人会得到各种的癌症呢?按道理说,老年人他也没有奶水,也七、八十岁了。

倪海厦:以前呢,没有什么癌症,以前大家都是五代同堂。你可以问问看,还有小的时候,你想想看:啊,隔壁邻居五代同堂啊,家里面一百多个人,老先生、老太太身体都很好。现在为什么很多癌症?因为很多癌症是被定义出来的。比如说你们乳癌,其实乳癌来说的话,有百分之三十三左右,有三分之一的乳癌根本就不需要治疗的。那前列腺癌是百分之九十的人根本就需要去治疗的,它成长的速度非常慢,一百岁也不会造成你困扰的。可是呢,医生要赚钱啊。

梁冬:一听就怕!

倪海厦:对!要体检呢,想尽办法把你挖个东西出来。他也不分青红皂白,你确定这个乳癌细胞会在几年内会杀死这个病人吗?都不能确定,反正先拿掉再说。实际上你不要去动它,一百年、一百岁也不会有事。所以实际上所有癌症里面,癌细胞成长最缓慢的是摄护腺癌。可是在美国,前列腺癌,男人死亡第一位,造成男人死亡的癌症就是前列腺癌。

梁冬:所以,孝啊,不重要的是给你父母买多少保健品,那可能是不孝的。让父母高兴,不担心你,那就是最大的孝。

倪海厦:嗯,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,非常的专业。在张仲景的《伤寒杂病论》里边,张仲景当时就提到,认为“阴实则死”。那现在的??一般来瘟病的,看到所有的病都是阴虚。那我们在“扶阳论坛”里面里谈到,这个阳??扶阳,好比说阳虚。实际上疾病的转变,刚开始的时候是有阴虚。

梁冬:阴虚是什么东西吧?

倪海厦:阴虚就是脏腑它比较虚弱。比如说这个肺,因为忧郁??长期的忧郁,忧而伤肺的话,这个脏就是阴的,那里边的津液它并不是很够,气血并不是很足的状态之下,的确是一种阴虚的现象。那阴虚了一段时间,如果你没有治好,它就会变成阳虚,所以阴和阳是一定要成比例的。当你阴虚下去以后阳就会偏多。当你阴虚弱了以后,这个阳没有办法停留在阴的里面,阴阳不协调,阳就会慢慢流散出来。散出来以后,所以阳就会变成阳虚,人就会比较疲劳,这个东西吃不下,胃口不是很好,精神上面比较倦怠无力,同时意志会比较消沉。

梁冬:对不起,我再深入的问一句话。你刚才讲到说阴虚了之后,首先阴是不是就是指那种,那种有器官性的东西的?有物质性的东西不充足的?你刚才讲到的,阴虚了之后,阳在一个阶段就会显得很亢奋。

倪海厦:对。

梁冬:所以我们就看到脸上的各种暗疮啊、燥热啊。有些人累了,熬了夜之后,第二天反而那个脸上很通红,是不是就是阴虚而带来的阳亢?

倪海厦:带来阳亢。阳亢一段时间,你没有弄好话,阳就会虚掉。因为阳它本来要存在阴里面,要有阴才能存阳。就好像我们的电池,要有电池你才能蓄电。而电池变小了,你蓄电量也变小了。阳虚如果没有治好……

梁冬:阳虚就是气不足了,对吧?

倪海厦:气不足,对。那就会产生阴实的现象,所谓阴实就是我们所谓的癌症。实,就是里面长东西,里面有东西,确定有东西长在里面我们叫做实症。那,实症跟虚症的差异就是??实症出现的时候它是续性的。也就说我们肚子疼,这个疼是二十四小时疼,而不是偶而疼一下。为什么我们会称为阴实?就是绝大多数它在脏里面产生的。那如果在腑里面产生,比如胃癌、肠癌,也是属于一种阴实的现象,因为它的血都吸收掉。我们还以气和血来说的话,血就是阴,气就是阳。你摸摸你的头发,每天你不洗头的话,头发油油的,那个就是气。你到镜子前面吐一口气出来,热的气,嚎,镜子上有一股热气,那就是你的气。脸上的光鲜的亮丽也就是你的气。所以基本上肿瘤的成因,就是因为你阳不足了。阳不足以后,很多东西会累积在身体里面。阳就是动能,比如肠子的蠕动,噢,心脏的跳动,噢,所有的消化的系统,你的身上的所有的动能是属于阳。阳虚的话,动能不足的话,自然而然会累积很多东西在身体里面。

梁冬:嗯。

倪海厦:那这时候你有过多的营养停在身体里面,排不出去的话,慢慢慢慢,就变成阴实了。就是“实”这个的东西呢,造成他在成长的时候,一个东西要成长,他一定要有营养,这是基本条件。没有营养他不能成长。第二个就是要有水。那正常人身体里面的水呢,是蒸汽。

梁冬:嗯。

倪海厦:好。那你如果说阴实的病人呢,他产生的这个在身体里面长的肿瘤的东西,他不断地吸收着血。在吸收血的时候,人体的营养被他吸收走了,这个人体就开始变化。那我们称之为阴实,就是因为血的问题,当肝有了阴实,那晚上一点到三点一定会醒过来。中医如何治疗癌症呢?我们处方在考虑病人的时候,第一个就是,而我们知道肿瘤这个东西,除了营养供应以外,就是水的供应。人分两种水,一种是病态的水,冷水,这个癌细胞,阴实的东西,非常喜欢冷水。人身上,允许的水是热水。

梁冬:人体的水都是被气化的?

倪海厦:气化的,充满着全身。因为热气所以他才会循环。那冷水就不会循环。所以你看到很多肝癌的病人,胰腺癌、腹膜癌的病人,到后期的时候,肚子肿很大,身上积很多水,你一摸他身上,都是冰凉的,因为都是冷水。也就是说这个肿瘤、癌细胞这种东西,它可以把正常的热气转换成冷水,它才能够生存。

梁冬:噢。

倪海厦:没错。同时呢,西药到身体里面,大家在念初中、高中的时候,念化学,你不用是化学专家,最基本,你只有看过化学那个方程式,这个元素加这个元素,然后一个箭头生成一个新的元素,后来一定是H2O,是水。所以你吃合成的东西到身体里面去,身体会释放水出来,这个水出来就是冷水,不是蒸汽哦,日积月累身上才会有积水,那么这个水??冷水,身体正常的内脏,五脏六腑它不会吸收这种东西的。癌细胞、肿瘤就会吸收。

梁冬:大概我们这儿很多人还喜欢喝冷水啊,喝冰镇可乐啊。

倪海厦:这个喝冷水,冰的都没有关系,正常的人,如果喝冰下去,到身体里面都会气化,绝对不会冷水喝下去就是冷水,喝下去还是会变成热水。所以说癌细胞就想尽办法,把热水变成冷水,同时不断的吸收我们的营养。所以中医治疗肿瘤,不管是肝癌、肺癌啊、胰脏癌、或者是肾癌都没有关系。第一个我们要注重水,把水??全身的水气化,那你说我怎么知道能够全身水气化呀?很简单呢,你在气化的过程中间的时候,当你的水气化的时候,小便就排出来了,正常会有正常的流汗,小便它增加,身体体重不会增加,同时呢,手脚都是温热的。因为手还有脚是身体的最底端,比如说你现在站在这边,底端最底下是脚底,还有手指头尖。如果身上有冷水累积在你身体里面的时候,第一个感觉到就是??它就会冷聚在脚上,所以你就感觉到脚是冷的。这是冷水,冷气,如果我们把这个冷水统统转换成热水,就是中医所谓的气,那我们用些药物下去,阳刚性的药物,比如说我们用生硫磺,我们用生附子,用桂枝呀、白芍这种阳药,硬把水气化起来。当把水气化起来,身上没有多余的冷水,癌细胞、肿瘤吸收不到水分,没有水分的状态之下,是没有任东西可以生存的。

梁冬:能气化的热水就是有东西也生存不下了?

倪海厦:对,没有,气化成热水才行,我讲的水是冷水,就很好,这是水。所以当我们把环境改变掉了,身体里面没有存在利于癌症肿瘤细胞生长的冷水,全部变成热水,热水是身体的健康的组织最喜欢的东西,这就是我们中医所谓的气。这是第一个,我们把水改变了,从冷水变成热水。第二个就是食物营养的阻截,如何阻截癌细胞得到营养?所以我们在常常治疗癌症的时候,我会告诉病人,你把所有维他命,所有的营养剂统统停掉,什么健康食品统统停掉,你就回去吃你正常的食物。我们除了让病人多运动,运动就是阳,让阳气恢复,然后,已经成了肿瘤,我们再开一些攻坚的药,像攻坚的药,像我们中药里面,像本草经里面讲的,叫作:盐能软坚,盐味的药都可以攻坚,就是硬软肿瘤都可以攻。比如说牡蛎,牡蛎就是盐味的药呀,瓦垄子,也是一种

梁冬:瓦垄子是

倪海厦:一种贝壳类的东西,浙江人吃的血蚶,血蚶的那个壳就叫瓦垄子,盐味的药。所以我们在用处方治疗癌症的时候,中医可以治疗癌症的原因就是第一个,我们有很阳的药把水气化掉;第二个就是我们要求病人阻断,千万不要吃有利于癌症的东西;第三个,已经造成的肿瘤,我们叫做实,我们用这个盐味的药去攻它的实。你晚上一点到三点不能睡,我们知道确定在肝癌,我们开一些入肝经的药,导药,让药进入肝脏。再攻坚的药,然后肝是血脏,既然是血脏,我们要让肝里的血管非常地通畅,这个时候,嚎,我们就要开一些活血化瘀的药,让肝脏里面的血液循环加速,回到正常。同时我们用攻坚的药让肿瘤软化,同时我们把水份??冷水变成气化,变成热水;同时呢,这个我们阻截病人营养的取得,自然而然肿瘤就去掉了,噢。这就是我们中医可以治疗癌症的原因。吃了一段时间以后,你说这个药到底有没有效,就回到刚刚的问题,吃了以后,能睡觉了,脚热起来了,胃口大开就有效了。那吃到什么阶段,病人愈后到什么程度,可以完全停药?就是我们六大健康症状出现,可能你身上还有肿瘤,可能还有癌细胞,代表已经无害了。这个东西在身体里面你跟它共存,是无害的东西,就好像潘多拉的盒子,你不要去打开,一打开呢,可能就会毁灭掉你自己,所以我们非常反对切片,就把潘多拉的盒子打开来嘛。

梁冬:切片是怎么干呢?

倪海厦:切片就是他用那个……就是用针打了那个癌症的部位,肿瘤的部位,然后“唰”,割一片下来,抓一片下来,然后拿来化验。这样子……就好象,我现在问你一个鸡蛋,我现在要在这个蛋黄里面做个切片,看看蛋黄是什么?这个鸡蛋原来是有蛋壳在外面,你有蛋壳……没有洞的话可以保很久,但你打个洞以后,你在这边把蛋黄拿去做化验了,蛋壳这边不断的外漏,不断的坏死,所以切片是非常不人道的,不需要。

梁冬:怎么……怎么去做一些诊断呢?

倪海厦:就是我刚刚回到话题啊,比如说你有肺癌的话,三点钟到五点钟不能睡觉啊,而我们在一年以前就可以知道,你将来会得到肺癌,西医可能要等到一年两年以后你得到肺癌的时候,才知道,啊,你是肺癌,做了切片知道你是肺癌,可是这个时候都已经是末期了,啊,就好像胰腺癌的痛,本来呢,就是腹痛,这个痛还能忍,好,拖到后来你如果查了半天,大肠镜啊,胃镜都照了,发现到胃跟大肠都很好,都没有问题,那你说我一定要看胰腺,很可能是胰腺癌,那你去胰腺做切片。我可以告诉你,你不是病人,你不了解病人,做完切片以后呢,那个痛会加大到好几倍,痛到那种程度嚎,再强的吗啡下去都不能止痛,病人死的非常惨,诶,不切片的话,搞不好还有机会。

梁冬:好的,咱们接着往下说,那刚才你的策略就是那个方法?把它……

倪海厦:我们怎么知道病人身体里面没有冷水?很简单啊,手脚温热啦。那象肝癌的病人,胰腺癌还有腹膜癌的病人到后来肚子很大??积水,那么多水在里面。看,不用去测,就问他脚冷不冷,一看就知道他在积水了,这种水不排掉,病人不会回来。

梁冬:那你把他抽掉也没用是吧?

倪海厦:抽掉也不回头,因为抽掉只是治标不能治本嘛。那真正原因是因为癌细胞在把水转化成冷水,你一定要从根下手才有办法。

梁冬:治疗癌症的这个策略,您能不能用一个个案来讲,啊,您当年用哪一个方子的哪一部分,是达到什么样的目的,最后怎么样子,一个真实的个案。

倪海厦:可以。曾经有个病人呐,从宾洲,Pennsylvania来,他是个兽医。那这个案例我在“扶阳论坛”上已经跟大家介绍过。这个兽医呢,他脑部长着三公分的肿瘤,结果西医把他开刀切掉,不到两个月,又长了五公分的回来。刚开始在检查的时候,查到他的脑瘤三公分,大概这个三公分长的时间是两年的时间。开完刀以后,把这个三公分的脑瘤拿出来,不到两个月就长五公分回来。

梁冬:为什么咧?  倪海厦:因为你刺激到它了。

梁冬:哦!

倪海厦:那个病人只是因为他一边麻木,他就进去,查出来是脑瘤,长出来五公分的话,他一边是象中风一样,整边是瘫痪掉了,不能动了。那只剩一边好的,所以你表面上看起来是中风,实际上是脑瘤。那在这个条件之下,最后人家跟他介绍,让他找我。他当然呢胡子就没了……

梁冬:对啊,刚刚讲过。

倪海厦:对呀,胡子就没了。我就跟他说,我帮你治疗,你以前每天要刮胡子,现在一两个月都不用刮胡子了,开刀以前呢,是五天刮一次胡子。如果你做了化疗,做完你开始刮胡子,化疗有效。做完化疗你还是每天不用刮胡子,代表一点用都没有,噢,不用说做什么三十次五十次,做一次两次就知道了。当时我们在治疗这个病人的时候,整个处方,第一个我要用到的生半夏。这个生半夏,在中国大陆的中医界几乎无人敢用,为什么?大家都以讹传讹,说:诶,生半夏有毒啊,这不能吃,吃了会死人。这个叫做胡说八道。生半夏从古到今没有人吃死的,生半夏我们有个名称叫做婆婆药,媳妇嫌她婆婆太吵,一天到晚叮咛,讲个不停,就把生半夏弄点放到菜里面,生半夏是无色无味的,吃下去以后,喉咙声音就没了,所以生半夏产生的毒性,唯一的毒性就是造成声哑,喉咙讲不出话来。但是要解这个毒很简单,生姜就解掉,或者干姜就可以解掉。但是我为什么要用生半夏?我们要把水??排掉,整个中药药典里面唯一能够治最高的水就是脑部的积水,我们就要使用到生半夏。

梁冬:《神农本草经》里面的?

倪海厦:对,《神农本草经》。治高之水,就是要生半夏。那,你如果把它炙成“炙半夏”,泡制过后变成“法半夏”,一点用都没有,一定要生半夏。那,生半夏在这个状态之下,对这个病人来说是补药。因为一开始的时候,我就顾虑到水的问题,我不可能等到病人有脑积水,我再去开始开生半夏,那是下工。所以上工治未病,一开始我就用了生半夏加生姜,他脑部不可能会有积水的现象。

梁冬:不会失声。

倪海厦:第二个呢,我们要强他的心脏的阳,心脏强起来以后,同时我壮他的精子,让他精子产生的过程正常,精子能够百分之百的产生。同时呢,产生以后,会有残渣,残渣要直接从下焦的任脉,就是我们的耻骨的地方,阴部的地方,一路顺着任脉走上来,走到嘴角旁边,这要靠心跟小肠的功劳。所以我在心和小肠上下手,那我用生附子,生附子是强心脏的,四逆汤里面有生附子,有干姜,有炙甘草。为什么要干姜和炙甘草?干姜是,颜色是白色的,中药认为呢,白色的、辛辣的都是入肺,所以我们治疗心脏,我们要去治疗肺。心和肺是连在一起的,当我用生附子下去,心脏的热马上会回来,用干姜的时候,肺的功能马上就回来,所以有干姜和生附子在的时候,心肺不会衰竭的。

梁冬:我们学术探讨啊,个案,个案研究啊,

倪海厦:你那个炙甘草下去的时候,护到了心脏,所以四逆汤下去心脏的温度就会起来。干姜下去的时候肺阳会回头,功能恢复的时候就会把心脏的热移到小肠去,这一路,把任脉整个保护住。所以逼得残渣没有办法再跑到脑部去,只有安安静静的顺着任脉直着上来,跑到嘴角旁边,变成胡子出来。同时,中医认为这个脑部是“奇恒之府”,所有的阳经,六阳,我们叫六阳的那个魁首,你这个阳经都经过脑部。所以,如果光是用生半夏,在脑部保护它,不让它产生冷水,预防它脑积水以外,我还用了生硫磺,生硫磺是很热,天地之间炙干嘛……

梁冬:硫磺是一种什么样的药,就是火山口的那个吗?

倪海厦:对呀,就是火山口的硫磺。在我们现在中国的道家呢,都是拿生硫磺来做炼精液丹,所以道士炼丹实际上就是炼硫磺,一直认为是长生不老药。大家认为生硫磺有毒,实际上没有什么毒。那生硫磺那里面就让他全身的水,有多余的水分累积的话,全部发散掉。我们用生硫磺在临床上,有的时候病人水肿,病人水肿排不掉,我们就用生硫磺,一下子就排掉了。那,生硫磺还有一个好处,我们常常用在一些“五金”??金属类累积在膀胱里面,比如说,我们有尿道结石,膀胱结石,结石的时候,你不需要用到生硫磺,一些滑石啊,一些青叶你就可以把它排掉。那怎么知道它是结石或者是“五金”的?就病人躺到才能小便,站起来不能小便,这就我们知道可能是金银铜铁的,啊,你喝的东西或是食物中有重金属含在里面,还累积在膀胱里面,造成你小便不通,这时候也是要用硫磺,硫磺就可以解五金的毒。同时,硫磺它是性是阳,纯阳就是??它行走得非常快,力量非常的强,它能够把全身的淋巴系统,因为硫磺颜色是黄的,淋巴系统也是黄的,所以说我们中药这个按照药性来说,硫磺是淡黄色啊,好像刚出生的小鸡的那个毛,这个硫磺在身体里面走的时候,会保证全身上下不会有水,不会有冷水,它一定是蒸汽的水。道士都知道这个硫磺是让他长生不老的,是产生气的,所以他们炼精液丹,就是炼气,气会更强。这就是我用的主力的药在这里面,那其它的就是按照病人的症状,比如说,病人有大便不通,小便不好,或者手脚麻痹呀,我开一些让气血循环的药,让他治疗中风的药,因为一边瘫痪掉了,可是主力的药就是这四味,还加上生半夏,一共是五味。这个病人九个月以后再去检查,完全是正常。我讲的正常到他完全没有脑瘤,大概治疗到第四个礼拜,一个月以后,病人已经正常可以走路了。肿瘤完全消掉,是九个月。那这个病人我们怎么知道他九个月是消了?很简单啦,你每天都要刮胡子了,脚热起来了,身体头面都是冷的,头都不热。脑瘤很好玩,头是热的,肿瘤呢外面是热的,里面是冷的,这个是反的。正常呢,额头、头是凉的。但是你头是热的,因为里面有阴实在里面,阳不能进去,阳就会外散,外散出来你摸到就是烫的。阳就是气嘛,气进不去了,就是水蒸气进不去,就外散。

梁冬:重新发现中医太美,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!再往下讲到这个“望闻问切”我们都知道,中医呢,他讲究的是“望闻问切”。我那天走过赛特大厦,就是我们住的那个旁边的赛特大厦嘛,我才知道赛特叫:scien-tech??科学技术大厦。这个西医的科技很发达,有各种的检测手段。但是,在中国古代,技术没有那么发达,看一眼,听一声声音,啊,基本上就知道问题在哪里了,都不用把衣服扒开来看就知道哪里长疮,哪里长东西。请倪师给我们讲讲:“望闻问切”。

倪海厦:中医的“四诊”是最基本的一个功夫,也是最深的一个功夫。这个望而知之谓之神,就是能做到神的阶段,非常强的中医就可以做到望诊;闻而知之,闻呢,闻他的味道,听他的声音,这是闻。闻呢,一听就知道,这叫做:圣的阶段;问,问他很多问题,问而知之呢,谓之工;切脉,切而知之呢,谓之巧,要摸脉就知道,就是个巧将。过去的中医,从古到今都是认为,望……神、圣、工这三种医生呢,就是真正可以治病的医生!巧将呢是不能治病的,现在很多社会上很多人呢,摸个脉,一天二十四小时发生的状况怎么样,他都会很清楚,哎呀,这个医生真厉害!你吃他的处方,一个病也没好。

梁冬:查漏补缺。

倪海厦:对,如果脉诊,我们诊到的脉跟我们“望闻问”是有冲突的,我们要舍脉取症,把脉去掉,来取他的症状,我们可以做望诊,我用最简单的一个概念跟大家讲。比如说,我们刚刚讲了“五色”??青色的入肝藏,红色的入心藏,黄色的入脾藏,白色的入肺藏,黑色的入肾藏,代表什么意义呢?我们人生啊,吃的五谷杂粮,鸡鸭鱼肉,吃素啊都无所谓。吃到肠胃里面以后,小肠吸收了,吸收以后交给脾藏,脾主运化。那青色的应该进入肝藏,就交给肝藏,运化嘛,对不对?然后白色的经过运输的系统,就要运给那个肺藏;红色呢,就交给心藏;黑色呢,就进入肾藏;黄色就留在脾藏这边。所以如果你五脏功能非常的好的时候,这些正常的营养全部会呆在内脏里面,就是适得其所,它要去哪就去哪里。当你肝脏出现问题的时候,肝里面有阴实,要长肿瘤。长肿瘤,有东西长在里面,代表你肝的容积是变小了,因为病在里面了嘛。那本来就100%的营养……青色的营养要进入肝脏,结果营养一达到肝脏的时候,发觉到20%都占领了,只剩下80%,所以只有80%的青色会停在肝脏里面,其它的青色呢,就顺着血脉跑到脸上来。我们脸上为什么可以看到?脸上是我们人身,可以反映我们内脏。

梁冬:嗯!

倪海厦:那如果你的肺有问题,那这个营养100%的肺……营养要到肺里面去,结果肺里面已经阴实在里面了,占了50%,只剩了50%。很大量的白色的营养没有办法停在肺里面,就反映到脸上面,脸上就好像变得很白。那这个白是病态的白,而不是皮肤白的,正常的白,是白得好像玉石一样,对不对?

梁冬:有如凝脂,是吧?

倪海厦:凝脂,对!你如果说是这个病态的白,它那个枯槁,那种骨头的那种,很枯槁的那种颜色的白,惨白、苍白那种。

梁冬:像粉笔一样的。

倪海厦:对。那像肾脏,你去看尿毒的病人,他肾脏功能没有以后,或者肾脏里面长肿瘤,那个肾的黑色的营养,没有办法进入肾脏,这黑色营养跑到脸上,一看你脸上就是一层黑气,啊,就知道。那我们“望诊”有什么好处?当然有好处啊。当身体有一点病的时候,马上就可以从气色看到,所以望诊是可以做到的。也就是说中医做了这个“望诊”,我们可以治病于“病之初”。一开始的时候,有一点点……内脏有一点点的变化,我们就已经察觉到了,就开始动手了,啊。那我们动手到一个阶段,等到这个气色、颜色没有了,我们就可以停止了。那望的话,我们平常要多练习眼睛的视力,那个眼力要很好。中国过去也研发出来一些练眼力的功夫,比如说我们练眼力,那过去的时候,青赤黄白黑,各种颜色的绳子,把它变成一条粗绳子。然后灯光很暗,甚至用一根小蜡烛,小莹火那个小灯,小亮的灯。你在那边看,师傅说:你把褐色的挑出来,你把蓝色的挑出来,你把黑色的挑出来。练得好,颜色就挑不错。然后慢慢慢慢暗,暗到灯光像柱香的那个小的火,他也可以挑得对。那时候……

梁冬:那真的是通过锻炼来的。

倪海厦:是通过锻炼来的。锻炼还可以观气,这个观气的力量很大,老远就可以观得很远。那一般我们中医不需要做到这个阶段。病人坐到你对面,你眼睛看一下,大概就会知道,大概就是这样。那这是望。闻呢?比如说,这个,我们听了,听人家的声音,闻他的味道。比如说,这个肺是主这个辛辣的。那,听他的声音,哇,讲话比较高亢,这个肺没有问题,因为肺是主辛辣的。那如果说这个病人有肺有问题,我们五音入五脏。那听闻嘛,就是声音,我们所谓的宫、商、角、徵、羽。如果说我们用木火土金水来看的话,木??肝,金……比如说木火土金水来看的话是:角、徵、羽、宫、商。所以真正的肺有问题的话,它是属于宫音,宫的音。宫的音好像我们一般发的是“4”的声音。

梁冬:fa。

倪海厦:嘶,嘶这种声音,大家把嘴巴两边呢,拉得很长,尽量往左右拉,然后牙齿咬在一起,舌头顶到牙齿,然后发个声音出来:“嘶、嘶 ”??这个就是肺的声音。那你如果说,肺有问题的话,这个声音发不出来。

梁冬:哦!是吗?

倪海厦:比如说;“是不是”,“是不是,是不是”,就没有办法很标准的,就发现,奇怪,我为什么我讲“是”讲得不标准。那不管他的语言、方言是什么,那个“嘶”的声音,只要是“嘶”的音就发不出来。比如肝脏是“嘘”的声音发不出来。这个是闻。那问呢?我们可以问些问题,我们有所谓有“十问”。

梁冬:刚才闻还有一个,就是闻的味道。

倪海厦:对,闻的味道。闻的味道嚎,病人比如说,这个病人是尿毒的病人,噢,尿毒的病人走近你,他呼吸,身上的味道根本就是尿味。所以,因为他尿没有办法小便,没有办法排,病人没有尿意呀。所以你看到这个病人脸色是黑的,然后走到你旁边一起搭公车,你一定闻到他身上的尿味,这是尿毒的病人。

梁冬:全身都在排尿啊。

倪海厦:对!全身在排的、散发出来的尿的味道。

倪海厦:那肝是主酸味,那酸味的东西入肝脏。比如说,我们那个《灵枢》里面讲,牛肉是甘味的,所以牛肉入脾脏;那狗肉是酸味的,所以吃狗肉都入肝脏。反过来,肝脏有问题的时候,酸味没有办法停在肝脏里面,闻到的是酸味。

梁冬:哦。

倪海厦:问的角度很多,我们今天再举一个例。

梁冬:对!

倪海厦:这个问呢,我们经过“十诊”。就是问的十个地方。问的技巧也要很多。很多人都学过,要问汗嘛、问睡眠啊、问大小便,这个大家都会讲,可以没有问到神。所谓没有问到神是什么?举个例给大家听,比如说我们刚才讲的心脏很重要,因为中医认为:心脏是君主之官,神明出焉。所以它本身不受病的,所以我们随时要保持心脏功能很好。那心主五液,所以我们的汗液,还有眼泪,都是心脏在管。所以心脏功能好的时候你一运动就会流汗,所以心脏在管我们的汗。在心脏功能有问题的时候就没有汗,同时呢,有时候心脏功能有问题的时候盗汗,你根本没有办法控制汗,不动他都在一直在流汗,这就是心脏功能,这叫问汗。

梁冬:嗯,问的这个地方的时候呢,就一贯的是问有没有出汗,这是很重要的,就是问神,实际上,问汗相当是问神,对不对?

倪海厦:比如说你问他的睡眠,我们刚才讲问汗,就知道心脏功能恢复没有。那你问睡眠,你睡觉可不可以通宵,那我睡觉不好,我常常会醒的,那你醒来的话,你有没有固定时间醒来?没有固定时间醒来,有时这个时候,有时这时候,这就没有关系。那你处方的时候,有没有效,病人吃了一个礼拜,你回头再问他,比如说有一个肝病的病人来,肝癌的病人,脸色是青色的,他也没有胃口,大便便秘,睡觉也不好睡,吃了一个礼拜,来以后你一看他进来坐好,一看他脸色,青色退了一半,嚎,开始对你笑了,你就已经知道他好了一半了。再闻闻看味道,他身上有没有什么味道,还没有问呢,你就一望就知道好了一半,然后病人精神回来了,眼神会有,看起来精神就回来了。病情在恶化的时候,眼神会越来越散的,涣散。那你说气回来没有?看他头发,油油的代表气回来了,所以想想看,光是望、闻、问,我们完全不需要任何的仪器。在病刚开始,一发生的时候我们就可以侦测到,就开始动手治疗,所以我们讲上工治未病。中医认为说青是夏天,肝脏是夏天,肝脏是春天,嚎,春夏秋冬,我们肝脏,心脏是夏天,秋天是肺,冬天是肾脏。那比如说现在的心脏病,正好是在夏天的时候,这个节气正好“心是王时”,所以夏天很少人发心脏病死的,发心脏病死的大多是冬天,冷天的时候发心脏病死。

梁冬:尤其是晚上。

倪海厦:对,尤其是晚上,因为阴嘛。那当我们在,正好在节气很正的时候,我们的夏天的时候治疗心脏病,那病人恢复是很快的,那冬天治疗心脏病,病人恢复就会很慢,所以往往在冬天治疗心脏病的时候,我就会告诉病人,你应该等到明年的夏天就会好,心脏就会恢复。那你如果说是春天来找我看病,接下来就是夏天,他是相生的节气,恢复很快,也是在夏天的时候就会好。还有呢,当病人恢复的时候,就是吃了你的药,从失眠变成可以睡觉,从没有胃口变成胃口开,从便秘变的正常的大便,小便从深黄色甚至是黑色小便出来变成淡黄色。手脚变的温热,体力精神恢复,当正常人出现,原来是病,吃过药以后,出现这六大症状头面上面都冷的,手脚是温热的,这个病人是完全康复的状态。但这里听众千万要注意,我们知道你健康了,可能肿瘤还在你身体里面,千万不要小题大做去动它,因为它是跟你和平共处的,我们目前,我治疗肝癌现在存活到30年,30年以前就已经被判定是肝癌,到现在还活的好好的。

梁冬:而且呢,我们也发现倪师的一个现象啊,他从来也很少说自己的药怎么有效,关键呢,就是说他一直反复强调你,如果一个医生,不管是倪海夏还是谁,开个药给你,两剂下去之后没什么效果,顶多到第三剂,三周之后还没什么效果,赶紧换人。

倪海厦:对。

梁冬:诶,正好刚才提到这个话题呀,因为中午吃饭的时候呢,跟倪师讲到一个很有趣的东西,他说有一个方法,可以永远不会让你得心脏病。

倪海厦:应该是我们讲永远不发心脏病,如果你得到心脏病,你有动脉血管堵塞,或者是冠状动脉血管硬化,或者冠心病呀什么都没有关系,都可以用一种动作。我们中国功夫里面有个动作叫撞墙,就是用你的背,背后的脊椎骨,两个那个肩夹骨的中间,脊椎骨的大概第五椎、第四椎,第五椎的这个地方,去找个水泥墙,每天早上去撞,撞的时候同时要发一种声音,叫做“喝”的声音。

梁冬:喝水的“喝”。

倪海厦:这个“喝”的声音由心脏发,所以心脏功能好的就能够发出“喝”的声音,心脏有问题的话,那喝的声音“喝”不出来了。那你如果去撞墙的时候,因为心开窍在舌,舌头,所以当你去撞墙的时候,你嘴巴还在吐气。每一个武术家,都会告诉你,当你受到撞击的时候,第一个反应就是吐气,因为吐气的话会减少很多的内伤,噢,绝对不是吸气。所以你去撞墙的时候,撞到背,整个撞上墙的时候呢,你要吐气,同时发声,就是“喝”的声音,如果住在一楼,你在撞墙,撞到七楼的人都能听到你在“喝”,同时听到你“咚”的撞墙的声音的话,你就成功了。这个强烈的撞击呢,会让动脉血管里堵塞的东西整个瞬间打开来,没有堵塞的现象了。第二个硬化的血管,因为撞击会运动,这个因为运动的关系,所以新陈代谢的关系动脉会软化掉嘛。我们常常说我们这个手可以运动,因为手上的肌肉,那心脏是在肋骨里边保护住的,请问你如何给心脏按摩?撞墙的话绝对可以预防心脏病的猝死。

 

相关文章推荐: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